<span id="n39jx"><pre id="n39jx"><dl id="n39jx"></dl></pre></span>

        首页 > 资讯 > 行业动态
        印刷工人被经理和老板雇凶杀害 嫌犯逃亡20年被抓
        www.bet-forum.com2021-09-15 08:34:14潇湘晨报、平安舞钢

            天网恢恢,疏而不漏。8月23日,舞钢市公安局经过多年连续奋战,成功将潜逃20年的命案逃犯栾某伟抓获归案。至此,这起发生在舞钢市垭口辖区,时隔20年的命案积案圆满结案。案件的告破,彰显了社会的公平正义,维护了法律的公正权威,也给受害人家属莫大的慰藉。

            今天早晨、在浙江宁波三星重工大院内,数千员工高呼着“三星是我家,我要工作,我要养家糊口”的口号,抗议资方的撤资行为。

            △“2002.7.25”命案赴吉林抓捕组凯旋(2021年)

            矛盾激化痛下杀手雇凶杀人

            时间追溯到2002年7月25日晚,舞钢市垭口辖区发生一起命案。43岁的刘某苗被杀害于垭口一印刷厂办公楼内。案发现场满是血迹,受害人刘某苗头部被钝器多次击打致死,犯罪嫌疑人行凶后企图埋尸,后因条件不允许便伪造奸杀现场,手段残忍、性质恶劣,社会影响极差。

            案发后,舞钢市公安局立即启动命案侦破工作机制,全面开展现场勘查、走访调查、犯罪嫌疑人抓捕等工作。经过对死者人际、社会关系调查,办案民警确定这是一起蓄意雇凶杀人案。经过大量走访、侦查工作,确定王某焕、刘某国、刘某超、唐某成、寇某祥、寇某召、栾某伟具有重大作案嫌疑。2002年8月6日,办案民警通过寻线追踪、果断出击,先后将犯罪嫌疑人王某焕、刘某国、刘某超、唐某成、寇某祥抓获归案。

            △案件现场某印刷厂远景(2002年)

            △案件现场某印刷厂办公楼(2002年)

            经讯问,得知受害人刘某苗系原舞钢市某印刷厂职工。1997年,该印刷厂改制为舞钢市某印刷股份有限责任公司后,刘某苗与该公司签订了解除劳动关系的协议。后因多种问题,刘某苗与时任公司经理的刘某超多次发生矛盾。因刘某苗经常到厂里“说事”影响企业生产及牵扯赔偿问题,时任该印刷股份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刘某国、王某焕便与经理刘某超合谋找人收拾刘某苗。由于刘某苗与刘某超多次发生矛盾,积怨已深,刘某超遂怀恨在心,便欲痛下杀手。

            2002年5月,刘某超找到公司聘请的法律顾问唐某成,让其帮忙找人收拾刘某苗。后唐某成找到寇某祥,并将其介绍给了刘某超。刘某超告知寇某祥要杀害刘某苗之意后,寇某祥找到寇某召、栾某伟两名杀手,经过事先踩点、多次密谋,确定了刘某苗的住所位置。

            2002年7月25日下午,寇某祥、寇某召、栾某伟3人乘车到达舞钢市某印刷股份有限责任公司附近。其后,寇某召、栾某伟两人秘密潜入该公司办公楼里蹲守等待。当晚10时许,刘某苗外出归来,两人趁其不备用铁锤将其杀害,本想挖坑把刘某苗埋了,但因条件不允许,未能实施。为了掩人耳目,寇某召、栾某伟两人又将刘某苗抬入屋内,后逃离现场与外面接应的寇某祥乘车离开。

            △案件现?。?002年)

            案发后,舞钢警方高度重视,迅速成立了专案组,并将案件命名为“2002.7.25刘某苗被杀案”,全力开展命案攻坚。在短短十几天的时间内,相继抓获了除栾某伟、寇某召在外的全部犯罪嫌疑人。2003年,经平顶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刘某超、寇某祥故意伤害罪,判处无期徒刑;唐某成故意伤害罪,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;王某焕、刘某国故意伤害罪,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。

            惊弓之鸟石沉大海销声匿迹

            王某焕、刘某国、刘某超、唐某成、寇某祥被抓后,寇某召、栾某伟闻讯潜逃。2002年8月6日,舞钢市公安局将因涉嫌故意杀人罪的寇某召、栾某伟上网追逃。

            为了尽快抓捕寇某召、栾某伟,舞钢市公安局对两人社会关系进行深入分析研判,力求获得有价值的线索。经过多日努力,办案人员获得栾某伟有可能藏匿其舞阳县孟寨乡岳父家的线索。当天,舞钢市公安局迅速组织100余人警力,前往舞阳县对栾某伟进行抓捕,由于栾某伟反侦察意识很强,最终未能将栾某伟抓获。

            

            △抓捕部署现场

            通过进一步摸排,侦查员又获得栾某伟为平顶山市某公司工人,有可能逃窜至平顶山市其姐姐家的线索。舞钢市公安局又组织警力前往平顶山市进行抓捕,但仍未将其抓获。

            随着时间的推移,民警换了一茬又一茬,但20年来,舞钢警方从未放弃对两名犯罪嫌疑人的追捕工作,一直将二人列为重点督捕逃犯,穷尽办法、不遗余力地开展追捕工作。

            只要有一丝线索,就组织精干警力奔赴全国各地开展追捕工作,并多次和两名犯罪嫌疑人亲属接触,希望能规劝寇某召、栾某伟两人早日投案自首。

            2003年3月、2004年6月、2011年“清网行动”期间,舞钢市公安局多次组织侦查员前往寇某召、栾某伟可能藏身的河南周口、陕西、西藏、吉林省实施抓捕,但都无功于返。

            永不放弃曙光重现千里缉凶

            多年来,舞钢市公安局办案民警一直把犯罪嫌疑人寇某召、栾某伟“烙”在心里,从未放弃对两人的抓捕研判工作,追捕接力棒,在一代又一代刑侦民警手中传递。

            时光荏苒,几度春秋。每逢节假日侦查人员都放弃休息到寇某召、栾某伟曾经住处蹲点守候、摸排侦查,并围绕寇某召、栾某伟的逃跑路线开展分析研判,力求获得有价值的线索。

            案发已过去18年,尽管当年的案卷已经发黄显旧,各种抓捕研判已形成了厚厚的卷宗,但寇某召、栾某伟两人的模样已深深刻入每一名侦查员的脑海。民警把侦查重点还是放在寇某召、栾某伟的家人和社会关系上,深度研判相关信息,综合比对各种线索,直至2019年3月,办案人员确定犯罪嫌疑人寇某召有可能藏匿西藏拉萨市的线索。

            通过缜密侦查、部署、果断出击、连续奋战,2019年3月23日,抓捕民警在西藏拉萨市城关分局金珠西路派出所的配合、协助下,在拉萨城关区将犯罪嫌疑人寇某召成功抓获。

            经讯问,犯罪嫌疑人寇某召对其故意杀人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。2019年12月5日,经平顶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寇某召故意杀人罪,判处无期徒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。

            寇某召到案后,为了尽快将最后一名犯罪嫌疑人栾某伟抓捕归案。舞钢市公安局一次次的研判、一次次的印证,但因侦查条件有限,案件一直没有突破,始终未能将犯罪嫌疑人栾某伟抓获。

            自2020年11月舞钢市公安局新的一届党委班子上任以来,舞钢警方开展了命案积案攻坚战,再次将该起命案逃犯列为重点缉捕对象,成立了栾某伟追逃专班,对栾某伟展开全力追捕。

            办案人员通过改变办案思路,扩大排查范围,重新攻坚案件。直至2021年8月初,案件有了新的转机,通过大量走访、侦查工作,办案民警终于发现了犯罪嫌疑人栾方伟有可能藏匿于吉林省的线索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   △研究部署栾某伟追捕工作(2021年)

         

            △犯罪嫌疑人栾某伟被抓获(2021年)

            专案组民警立即赶赴2000公里之外的吉林省,在当地警方大力支持下,开展缜密侦查,克服人生地不熟、语言交流沟通不畅、栾某伟出没地环境复杂等困难。综合考虑各种因素,制定周密抓捕方案。2021年8月23日,抓捕民警在吉林省警方的配合、协助下,成功将栾某伟抓捕归案。

            

            △特警带犯罪嫌疑人栾某伟返回舞钢(2021年)

            △犯罪嫌疑人栾某伟指认现?。?021年)

            经讯问,犯罪嫌疑人栾某伟对其故意杀人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。至此,“2002.7.25”杀人案成功结案。专案民警20年如一日的艰辛工作、忠诚履职,维护了法律的尊严,捍卫了社会的公平正义。

            目前,犯罪嫌疑人栾某伟因故意杀人罪,已被舞钢市公安局依法刑事拘留,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严惩。

        文章关键字:
        版权与免责声明
        秉承互联网开放、包容的精神,包装印刷网欢迎各方(自)媒体、机构转载、引用我们的原创内容,但请严格注明"来源:包装印刷网";同时,我们倡导尊重与?;ぶ恫?,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,烦请将版权疑问、授权证明、版权证明、联系方式等,发邮件至db123@netsun.com,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、处理。
        在线客服

        微信扫描二维码立即加入
        东北包装材料产业群
        博雅斗地主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